您所在的位置:枫瑞资讯>体育>「深度」“闯入者”陈戌源

「深度」“闯入者”陈戌源

记者|陈丁锐

编者|石一英

一个多月前,在广州天河希尔顿酒店,担任中国足协主席15天的陈屈原坐在李皮和郝俊民之间,在大屏幕上观看了这部电影。

游泳、跳水、排球、田径、乒乓球、体操和短道速滑……伴随着情感的配乐,中国运动员手持金牌和鲜花的场景瞬间被移交。

陈屈原、李皮和郝俊民并不是现场唯一拍摄这些照片的人,也是所有将参加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资格赛的中国男子足球运动员和工作人员。

那一天,在中国男子足球队的认捐会议上,陈屈原送给每位国际球员一本由足协特别订购的书——“红星带我去战斗”。

这还包括两个历史悠久的入籍国际选手:出生在英国的李克和出生在巴西的艾克森。

陈屈原与中国足球的命运息息相关,因此以一种新的方式开始。

刚过63岁的陈屈原曾经认为,他在上海港务集团近半个世纪的工作经历将会持续很长时间。直到退休,他将回家享受家庭纽带的幸福。

作为一个从未涉足中国体育管理机构的局外人,这位老上海申花球迷从未想过他会承担当前的形势和沉重的责任。

犹豫、犹豫、怀疑,面对意想不到的十字路口,他自称“对中国足球和足协知之甚少”,也陷入了优柔寡断的想法。

2017年,当他访问中央电视台的“对话”栏目时,他用国内和国外港口的差距来形容中国足球对世界足球遥不可及的希望。

当时,甚至他也不认为自己会与中国足协的工作有任何关系。

就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仍然担任上海港务集团党委书记和董事长的陈屈原仍然熟悉参加各种座谈会。

在2000年上海港报的头版消息中,他回忆说:“1973年我在上海港工作,1979年底调到上海港务局办公室当秘书。我非常自豪我是上海港报2000年版的读者,见证了港报的成长和发展。」

曾几何时,陈屈原还以“荒原”的笔名写了许多青春诗,并在港口报纸上发表。当然,他真的来到了与中国足球有交集的位置,并于2003年成为上海港集团主席。

作为中国足球的中坚力量,上海足球的地位和影响不言而喻。从1995年上海申花赢得甲级联赛冠军开始,上海足球一直是国内顶级联赛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国际领军人物、大牌外籍球员、城市德比和特级大师,加上韩日世界杯的影响以及上海申花和上海中远的竞争,上海足球在中超联赛开幕前达到顶峰,包括范志毅、许根宝和许泽贤等。,都成了城市名片。

从那以后,作为魔兽世界代理人而出名的朱军接管并迅速收购了陷入困境的上海申花。

然而,2010年前后,当上海足球的美丽泡沫在中国足球的反赌博斗争中消失时,朱军的单人秀只有大牌外国球员(德罗巴和阿内尔卡)相伴,但冠军荣耀却没有保护。

上海在中国足球中的角色已经动摇。

直到2014年,徐根宝创造的上海东亚才开始成为上海足球的新主角,给武磊和凌俊带来巨大支持的基石是陈屈原领导的上海港务集团。

2014年11月18日,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陈屈原出席了上海港集团收购上海东亚俱乐部的新闻发布会。

面对媒体的质疑,他先是否认收购价格为2亿元的传言,然后表达了自己对俱乐部投资和发展的看法:“钱应该花,但不该花的钱根本不能花。”

事实上,才四年。从上海港集团来到中国足协的陈屈原见证了亚锦赛和超级联赛奖杯。他现在想到的“战斗”已经成为一个更长期、更复杂和更困难的问题。

此前,赴法国观看女足世界杯、赴湖北监督世界杯热身赛、还出现在上海“金山杯”比赛中的陈屈原,一直处于加深对中国足球理解的阶段。他很忙。他还亲自拜访了许多中国足球老队员,包括年维斯、王俊生和徐根宝。

过去和现在,现实和理想,压力和期望。陈屈原是中国足球的核心人物,曾经在上海体育场充满活力,他说:“中国足球的基础非常薄弱”。只有几百、几千、几万人的足球人口与足球发达国家和地区之间存在巨大差距。

在他看来,中国足球的问题与“缺钱”无关。足球人口带来的长期问题是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

从国有企业的企业家到中国足协的高级成员,陈屈原将不得不逐渐适应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一年前,他能够专注于上海上港俱乐部,并充分享受赢得中超联赛冠军的乐趣。

在看台上,在体育场上,在赛季庆典会议上,他经常微笑,是上海足球回归巅峰的经营者。

众所周知,陈屈原之所以能被上层看到,肩负起领导中国足球的重任,是因为他在上海港俱乐部的成功,该俱乐部一直将恒大王朝的终结作为其2015年至2018年的目标,并在陈屈原的领导下继续崛起。

依托集团丰富的资源,陈屈原的新一代足球俱乐部坚定不移地引进国外大牌球员和知名经理人,遵循职业足球世界唯一的规则,以投资换荣誉。

包括埃尔克森、孔卡、吉安、胡尔克和奥斯卡,以及埃里克森、比利亚拉斯和佩雷拉都在名单上。

在此期间,上海在上海的转移支出达到1.67亿欧元,足以在中超联赛中排名第四。同时,上海足协也尽最大努力保持“根宝一代”的核心地位,延续上海足球的血脉。它还坚持认为,国际当地玩家和知名外国玩家可以达到最佳的化学反应。

最后,在两个亚军和一个亚军的遗憾之后,兵强马壮的上海上港在2018赛季击败广州恒大淘宝,在上海获得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名和第二个国内顶级足球锦标赛。

“事实上,我心里会担心我会做得不好,会耽误中国足球的发展。”

尽管陈屈原带着上海足球锦标赛在香港的荣耀来到中国足协,但他很快就感觉到身居高位的尴尬。

中国足球的大事小事似乎正在影响他的睡眠质量。他自己也承认,这种压力是他在上海港务集团工作时从未有过的。

幸运的是,在领导了中国足球的日常工作之后,他对外界的第一次重大改变得到了公众舆论的认可。

显然,以他过去经营当地俱乐部的经验,他可以为了俱乐部的利益制定或修改政策,从而为职业联赛的发展赢得更好的条件和环境。

今年5月,早在中国足协成立中国足协换届筹备小组后,筹备小组组长陈屈原就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代言人。

随后不久,中国足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调整2019年超级联赛条例相关规定的通知》,对备受争议的“u-23球员打球政策”进行了一些调整,并放宽了对俱乐部的限制。

后来,在谈到上任后的积极变化时,陈屈原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当然,这一准入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事实上,职业俱乐部应该追求成就,向球迷展示自己的风采。不可能把训练青少年的过程放在联盟的平台上……”

在他看来,中国足协本身需要更加努力,思考更多。它不能简单地满足高级官员的要求。相反,它需要向决策者清楚地解释原因,以便发布更合理的战略决策。

“一开始我不想去足协”,“来足协后我没睡好”,“我希望中国队能再次冲进世界杯,但我知道这并不容易……”

一个多月前,陈屈原曾经告诉央视主持人张斌。他说,中国足球还没有找到一条既符合先进足球规则又符合我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但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在英格兰曼彻斯特的足球博物馆里,有一面设计炫目的展览墙,是为前英格兰队经理保留的——上面的话简短而全面,“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困难的工作。”

也许英国人需要了解一些关于陈屈原和中国足球的事情...

甘肃快三投注 500彩票 北京快乐8投注 江苏11选5投注